致黎梵:不要走被PUA受害者的路,讓真正的受害者無路可走

致黎梵:不要走被PUA受害者的路,讓真正的受害者無路可走。
漫哥  無故事  今天




“走受害者的路,讓真正的受害者無路可走?!?br />


之前是因為我發了一個關于黎梵屈楚蕭事件的微博,想要還原真相。原微博內容就不再發一遍了。



對于今天黎梵發的關于我的微博,我有一些想回復的。











01




其實我主要想強調,
我從頭到尾說的,是女方不應該 裝作受害者,裝作從沒有接觸過SM的人,隱瞞事實真相,欺騙群眾,利用群眾的善良和同情心。

最可怕的是,當你假裝成受到巨大傷害的受害者,卻被大眾揭露真面目時。
你影響的不只是你一個人。
而是未來,整個被PUA受害者群體的發聲權利和發聲真實性。

你可以不要你自己一個人的誠信,
但是請你不要貼上一個群體一個“被PUA/ 抑郁癥/ 被帶入字母圈” 的標簽,去影響這整個群體里所有人的未來發聲權利。


不要用PUA和抑郁癥混淆視聽,
更不要亂穿PUA的衣服來利用群眾的同情心和正義感來騙取大眾對自己的安慰。


如果什么都扯到PUA和抑郁癥上,
我擔心以后再有此類新聞爆出,互聯網也見怪不怪,
反而慢慢覺得又有女孩子來混淆視聽了。

這樣真正的PUA受害者和抑郁癥的人還怎么敢發聲?
本來發聲對于他們來說就已經需要極大的勇氣了…


02

如果PUA是違背道德的應該抵制,我們應該在開始批判之前看清這件事的本質究竟是不是PUA。究竟是否存在單向的“受害者”。

女方替自己打著太多的“受害者”標簽:抑郁癥,pua,字母圈。
甚至在事實真相被截圖曝光,大眾輿論開始指責她為什么騙人時,為自己解釋 試圖用“完美受害者”“受害者有罪論”來偷換概念。

我們其實從頭到尾沒有想要評價女方是不是穿著SQ或者放蕩,是不是“裙子太短”,是不是因此才招來渣男。

沒有人因為裙子太亂或受害者有罪論而出言攻擊。我們在談論的是—— 女方根本并不是單純單向的受害者。
女方也根本不該從開始就顛倒事實黑白,引導群眾理解為自己被PUA。(女方原話“我朋友跟我說這是PUA…”)

你把自己代入被PUA的身份,
會影響的是以后大眾會懷疑任何一個再以PUA受害者身份發聲的女性的言論真實度。

群眾也會以此類推到是否這個爆料也有反轉,是否這個女生其實也不是那么簡單。

可能以后真正受到傷害的女生會因此產生更多顧慮,更不敢說出自己的經歷,怕自己被貼上同樣的標簽。

所以不要把你的行為和 有勇氣為了推動社會改變而忍痛說出自己經歷的偉大女性們 混為一談。

因為,那些敢揭開自己傷疤 為了女性 向公眾發聲的人真的很值得尊敬。


03

另外,抑郁癥并不是一個萬能借口或者防彈衣。我能理解你有抑郁癥的心情,也能理解你吃藥時的處境。但并不代表你有抑郁癥、你吃抑郁藥安眠藥  你所做的欺騙群眾的事情就消失了不存在了。
更不代表一個人有抑郁癥就可以為所欲為、混淆視聽、顛倒黑白、博取同情。

你這樣拿抑郁癥的借口來替自己擋槍,我真的只想說一句,抑郁癥和個人品德言行作為沒有任何關系!

難道你想讓群眾覺得所有抑郁癥的人都是這樣精神狀態不穩定 做事極端 滿口謊言嗎…
請不要再給抑郁癥患者這個群體的頭上潑臟水了。

(無論如何…不想上升到身體疾病問題更不想詛咒任何人 還是希望你堅持吃藥 抑郁癥早日康復吧?。?br />

04

有一說一,我之前已經說的很清楚,我會發聲不僅因為真相,也是因為曾經被你傷害過。

你說我是否會像你一樣憔悴、做噩夢。
其實說實話,我并不是一個多么堅強的人,甚至可以說很玻璃心。所以我在受到傷害之后才會感到那么失望和難過。

不知道在你背后中傷我,挑撥我和我男朋友的關系,并且自稱“是我男朋友的兄弟”而“為了他好 勸他小心點提防我”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不是沒有感情,我也會難受,也會憔悴;
有沒有想過我在真心把你當做朋友的時候,得知你在背后這樣用根本不是事實的事情去我男朋友面前造謠抹黑我,我不是機器人,我也會感覺被背叛。
你可能也沒有想過我跟我男友的感情因為你的從中作梗受到了怎樣影響,我是怎么心里滴著血一般熬過那段時間的。

如果你真的拿我、拿他當作過朋友,為什么要這樣惡意造謠我、挑撥我們?
為什么甚至還要跑去我男朋友的朋友面前也說我的謠言,是想讓他們一起勸我男友跟我分手嗎?

我捫心自問那時候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不知道為什么你突然要做出這樣的事。

從那之后,我和我男友只得漸漸減少和你的聯系。甚至事到如今,我昨天發文后,你還要第一時間建群去罵我 罵我男友 把我男友的朋友們(一些根本無關的外人)都拉進群一起質問。后來沒有一個人回復你。


我真的很抱歉任何身邊的人和他們的朋友們因為我而受到牽連。希望不要再繼續了!












05


另外你也威脅過我要發律師函用法律手段解決。我只是和大多數人一樣,在看清原委后 表達了我的個人觀點想法,我想我應該還抱有最基本民主的表達的權利。






我自己的平臺我有權利發聲。根本不存在什么引流倒流。有人問圖片看不到,我只是說公眾號的圖片沒有掛掉沒有被屏蔽。



如果我真的想要引流,為什么不用我幾十萬粉絲的公眾號主號發你的事情?為什么我不在微博正文中直接打出我的公眾號名字?為什么不在插圖中放我公眾號二維碼?
為什么我甚至是用我根本從來不接廣告的公眾號小號發的 (我微博個性簽名中寫的也只是個小號)。發的根本不是我真正的公眾號主號?
甚至很多關注我的人到現在都不知道我的公眾號主號到底叫什么吧。
你覺得我這樣真的是為我公眾號引流嗎?連大號名字提都不提?

換做其他人,可能也寫出了你的事,只是他們發表的號可能剛好沒有一定粉絲量,所以效果不同。就因如此,你就只咬住我一個人不放嗎?只是恰好我有自己的平臺,有這么一個自己的號,所以我發了就變成了我一個人的錯嗎。難道我連在自己平臺上寫字的基本權利都沒有了嗎……

如果你想反駁的話,完全可以拿出聊天記錄或者合照或者實錘證據來證明。我也想如果你是被冤枉的話有權利為自己解釋。

大家都有判斷力 看到證據自然會自行判斷。

但如果拿不出任何證據,也不能怪別人基于已有事實得出的想法吧。我想我也并沒有剝奪你的權利,為什么只是一篇真相的帖子卻要剝奪我的權利 威脅逼我刪掉呢…

我如果為群眾還原事實真相也要被告,被寄律師函的話…
我想真的以后再有類似事件時 更不會有知情人士敢于站出來發聲了吧。


06



另外其實確實有很多認識你的人還來找我說了你的一些事情,但是我確實不想再多說了,沒有意義。

跟屈無關的事我只說一件,只是針對校園霸凌這個社會現象。
大家可以自行理解,我不對黎本人加以評論。

(會提這件事是希望以后真的不要再出現校園霸凌了。
真的會對未成年人受害者造成極大的心理傷害,這種青年時期的創傷可能會影響人格形成和未來的社交生活,可能是一輩子都無法愈合的傷口。)


【關于校園霸凌】(一位當事人說的話)













再重申一次,我完全沒有要為屈洗白。
我反復強調屈是渣男無疑,只是我的討論重點并不在他,所以沒有加以過多筆墨。

很多人不懂,不一定是說有了A 就一定否認B。A和B兩件事可以同時存在。
即【屈是一個渣男,他花心搞了很多女人】;和【這個女子明明是兩情相悅心甘情愿,她并沒有受到所謂巨大的傷害】,是可以同時成立的事實。


最后,我只是想要還原一個真相,說出事實,讓所有人不要被蒙在鼓里。還請黎小姐不要再持續威脅、甚至侮辱攻擊我和我身邊的人還有他們的朋友們了…

總之,
只希望不要再有更多網友被誤導、被欺騙利用同情心。
也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人,
混淆視聽,
走受害者的路,
讓真正的受害者無路可走。






題外話:
也當是我寫給你的最后一段話吧。
跟你認識是在15年,當時覺得你是個爽朗直率的女孩,就和你聊得很多,也成為了朋友。
我們那時候一起去樓下逛街,去吃各種各樣的小吃和冰淇淋,一起偷偷不上班。而你總是有那么多有意思的故事和經歷講給我聽,我就當著你一個忠實的聽眾,聽你說著你的世界你的喜怒哀樂和戲劇般的愛恨故事。

5年來,我們見證過彼此的經歷和成長,在我心里依然愿意保留對你最初的印象和回憶。
盡管后來有變故,發生了很不好的事,但我想記住的還是我最初認識的那個直爽的女孩。

我其實知道這些年來很多事對你來說不容易,抑郁的感受我其實了解。我本人也是敏感、易受傷害。所以希望你能好。希望你能好好治療,早日恢復健康。
這些年到后來可能 你因為一些事情而發生改變,慢慢變得不像我最初認識的那個人。我也在聽你說一些事時不再能那樣理解認同你的處事觀念,但我寧愿希望這只是一時的。
如果可以,找回最開始的那個你吧。
那個努力生活積極向上的你。

盡管現在可能不是了,
但我會記得我的生活里,曾經出現過這樣一個朋友。









更多內容vip可查看

网络捕鱼游戏的诀窍